>

为情所累 死于非命的齐国宰相-崔杼

- 编辑:澳门新葡8522网站 -

为情所累 死于非命的齐国宰相-崔杼

崔杼,春秋时期齐国宰相。齐灵公时,崔杼任大夫之职。因不满齐灵公废太子光另立公子牙的做法,趁齐灵公病重废公子牙,重新恢复光的太子地位。齐灵公死后,太子光即位,是为齐庄公。齐庄公感谢崔杼拥立之功,任命他为宰相。哪知齐庄公不但凶残暴虐,还强与崔杼夫人私通。崔杼怒火难平,借机杀掉了齐庄公,另立其弟杵臼,是为齐景公。由于专权,崔杼得罪庆封,加之齐庄公的亲信挑拨,最后落得家破人亡,自己也上吊自杀而亡。

齐景公继任,刚开始是君幼臣强,凡事崔杼说了算。 崔杼也不客气,自己立自己为右相。在太公之庙领群臣宣誓。誓言的大体内容是:“诸君有不与崔、庆同心的,有如日!”崔杼先立了誓,庆封接着,然后高止、国夏也跟着立了誓。 荒唐! 轮到晏婴立誓了,晏婴仰天长叹说道:诸君如果能忠于君主,利于社稷,而我晏婴如有二心,有如上帝。 崔杼、庆封听了这誓言十分地吃惊。高止、国夏赶紧出来打圆场说:两位相国今天所做的,不就是忠于君主,有利社稷的事吗? 崔杼、庆封虽然心里不是滋味,但表面上还是装出了笑脸。 发生这些事时,莒君黎比公还在齐国,而且是他在客观上给崔杼提供了机会。崔杼、庆封就让他和景公又订立盟约,然后莒君回了国。用今天的话说,莒君就是第一个承认景公继位的外国首脑。 崔杼又让棠无咎收敛了州绰、贾举等人的尸体,和庄公一同葬在了北郊,当然葬礼不可能隆重,草草了事。葬完了,崔杼还恨恨地说:有本事就在地下和你们的主公去逞一时之勇吧! 雀杼让太史记史时,授意太史写庄公因患疟疾病亡。太史伯不同意,在书简上写下:“夏五月乙亥,崔杼弑其君光”。 崔杼大怒,杀了太史伯。古时修史是家族制的,老大不按“领导意见”记录“大事记”,找老二。太史伯共有兄弟四人,把老二太史仲找来,还是这个记法,杀 了;再把老三太史叔找来,还是这个记法,又杀了;又把老四太史季找来,并告诉他:你的三个哥哥都死了,你就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吗?如果按我说的写,免你一 死。 太史季说:如实记载历史,是太史的职责。为了生而去渎职,那就不如死。当年晋国的赵穿弑晋灵公,太史董狐因为赵盾是正卿而不讨 贼,就在史书上记下了:“赵盾弑其君夷皋”。赵盾虽然也不同意,但还是接受了这个结果。你做的事,即使我不写,别人也会如实地写,你不让写也没法遮盖相国 的丑行,而只能给后人增加口实和笑料。我不想死,但为了如实记录历史我不怕死。请相国明决! 崔杼无奈地说:我不是为私仇私怨,废了他是为齐国社稷着想,你写你的吧,后人应该能理解我。说完,把记史的竹简还给了太史季。 太史季捧着竹简出来,快要到史馆了,遇到南史氏赶来,太史季问他赶来做什么,南史氏说:我听说你的兄长都死了,怕没人如实记录五月乙亥之事,所以我带着竹简来接替你。太史季把崔杼还回的竹简给南史氏看了,南史氏才放心地回家了。 齐庄公不是一个好君主,但他手下一班武士肯于为他而死,太史为如实记录历史宁可失命也不失职,却折射出中华民族武勇之士和文直之士的风骨! 武为义而死,文为理而亡,中华民族文明的精华所在,可贵! 这边齐庄公也死了,那边晋的大水也退了。晋平公又在夷仪会合诸侯商量伐齐。谍报把情况报来,崔杼让左相庆封去谢罪,并报告了庄公的死讯。同时表示:我们 群臣知道庄公得罪了大国,怕因为他连累齐国,危及社稷,就代您把他已经诛讨了。新君吕杵臼是鲁姬所生,齐国愿意奉晋为盟主,永远友好。上次庄公占了贵国的 朝歌,现在原状奉还。另外以财帛若干,乐器若干做贡物进献。 这一捧把晋平公捧高兴了,班师回国,诸侯也各回本国,晋、齐从此相安无事。 没有永恒的敌人,也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晋要的是齐说“我服了!”其他诸侯要的是齐说“我不打你了!”都达到目的了,也就没有冲突了。 崔杼自从杀了庄公,权倾朝野,威震齐国。左相庆封好喝两口醉酒,好吃田猪,所以经常不在都城中,就是身在都城也是一醉了之不怎么上朝,这就更给了崔杼便利,可以独秉朝政。 庆封呢?表面不说什么,心里却有些妒忌,崔杼答应棠姜立崔明为世子,但因为长子崔成在弑君中被公孙敖扭断了一支胳膊,想废长立幼就有点说不出口。崔成早 把这些看明白了,就主动请求让出世子之位给崔明,但请求把崔邑(今山东省邹平县西崔氏城)给他做养老的地方。崔杼痛快地答应了。东郭偃和棠无咎却不肯, 说:崔邑是崔氏的宗地,必须给世子才对,谁为世子,谁得崔邑。崔杼对崔成说:我也想把崔邑给你,但东郭偃和棠无咎不听,怎么办? 崔成就和弟弟崔疆商量。崔疆说:世子之位都让了,要一个城邑都不肯给,现在有父亲在,东郭氏就当崔家的家,要是有一天父亲死了,我们兄弟还不成了他的奴仆。崔成说:我们可以请左相为我们说情。 崔成、崔疆见了庆封,说了请求崔邑的事。庆封说:你父亲惟东郭偃和棠无咎之谋是从,我就是说了,他也不会听。反而会引起他的怀疑,以后说不定还要为了你们受他谋害。除非除掉他! 崔成、崔疆居然混蛋地说:我们也有这个想法,但是力量不够,怕成不了事。有您做主,我们愿意听您的。庆封没做直接答复,只是说:再让我想想,看有没有更好的办法。 崔成、崔疆走了,庆封把卢蒲找来说了这件事。卢蒲终于找到机会了,给庆封出主意说:崔氏内乱就是庆氏的机会。庆封经他这么一提示,恍然大悟。 过了几天,崔成、崔疆又来了,还是说那件事,庆封说:你如果能举事,我会帮助你。并赠给他精甲百付,兵器若干。崔成、崔疆好高兴,半夜里就带着家丁披甲 执械,分别埋伏在崔氏的左近,东郭偃,棠无咎每天必定要去见崔杼,被崔成抓住了这个规律,等这二位一进门,甲士杀了出来,把东郭偃和棠无咎给乱刀剁了。 崔杼听报气的急忙招呼人驾车。仆役早都吓跑了,只有养马的圉人在马厩当中,就让圉人驾车,一个小仆役为伴去见庆封,见了面就哭,说了家里遭遇的 变故,庆封假装不知道,很惊讶地说:崔氏和庆氏虽然不是一家人但胜似一家人,竖子胆敢犯上,你如果想诛讨这两个逆子,我可以帮你。 崔杼哪知是计,先是称谢,然后说:如果能除掉这两个逆子安定崔氏宗族,我就让崔明认你做干爹。 庆封聚集家甲,把卢蒲叫来,告诉他如此如此。卢蒲受命带兵前去崔府,崔成、崔疆就要闭门守备。卢蒲引诱他们两位说:我是奉左相的命令来帮你的,并不是害你们,关门干什么?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翻手为云

崔杼早年从政,为齐国大夫,善于权术。提起他使出翻手为云的手段使齐废太子光继位为齐庄公的事,自有一段来历。原来,齐国的霸业在齐桓公以后逐渐衰落。齐桓公死后,历经齐孝公、齐昭公、齐懿公、齐惠公、齐顷公,传到齐灵公这一代已是江河日下,国势日衰。公元前555年,平阴之役,齐军惨败于晋。是役,晋军攻齐都,焚烧城门,耀武扬威。齐灵公不思抵抗,准备弃都而逃,幸遇太子光阻拦才未成功。齐灵公十分反感太子光的行为,自此,心存废太子光之念。

齐灵公不仅怯懦怕死,而且昏庸无能。他从鲁国娶的妻子颜姬没生儿子,光是另外一个名叫程姬的小妾所生。齐灵公即立之为太子,即太子光。后来,齐灵公又纳年轻貌美、妩媚动人的戎子为妾,对她恩宠有加。不过,遗憾的是,戎子没有生育之能。这位年轻女人焦急之余,把妹妹仲子所生的儿子牙抱养,作为自己的儿子。一日晚,齐灵公来到戎子的寝宫与戎子欢会,戎子便使出浑身解数,迎合齐灵公,并求齐灵公废光专牙。齐灵公对她百依百顺,加之他已对光心怀不满,随即答应了戎子的请求。大夫崔杼听到此消息后,随即进宫对齐灵公劝说道:“立光为太子已经数年了,况且他曾代表齐国多次参加诸侯盟会,已得到国内上下和其他诸侯国的认可。如今无缘无故将其废掉,恐怕会引起大家的不满。请大王三思!”齐灵公听后不悦,专横地说:“废立在我,谁敢不服?”崔杼怏怏而退,回到家中。大臣庆封赶来探听消息,此人位居大夫,是崔杼的好朋友,但城府极深,野心勃勃。崔杼把经过告知庆封后,连连叹气。庆封早就对齐灵公的所作所为深为不满,但又不想让崔杼知道,故安慰了崔杼几句,起身告辞。

第二天,齐灵公即派太子光率兵守东部边陲城市即墨。光一到即墨,齐灵公即传旨废之,更立公子牙为太子,派高厚、夙沙卫分别担任太傅和少傅以辅佐公子牙。公元前554年5月,齐灵公身染重病,崔杼和庆封前去探视,一看齐灵公日子不多,便一起回到崔杼住处商议对策。在庆封的暗示和催促下,崔杼决定派人接回太子光,一旦齐灵公故去,即由太子光即位。故太子光一见有人支持,大为高兴,马上率精锐部队昼夜兼程赶到都城,未去看望父王,即与崔杼、庆封率兵赶往戎子和公子牙住处。太子光执剑亲手杀死戎子和公子牙,并命人将戎子的尸首抛陈朝廷之上。齐灵公闻讯大惊,呕血数升,顿时气绝。齐灵公死后,太子光即位,是为齐庄公。齐庄公即位后,想想过去被废之事,心中不忿,又令人杀掉公子牙的太傅高厚,将公子牙的少傅夙沙卫剁成肉酱,遍赐随行诸大臣。为报答崔杼拥立大恩,齐庄公封崔杼为相国,并常到他家饮酒作乐。

齐庄公与怯懦的齐灵公截然不同,尚勇武、嗜杀伐,是一位桀骜不驯的国君。为洗刷齐国在平阴之役的耻辱,与晋国争夺霸主地位,他处心积虑地与晋国为敌,名义上支持晋国禁锢栾氏,实际上却收留和重用栾盈及其党羽知起、中行喜、州绰等人。他不喜文臣,特别重用武士,并在朝廷上设置“勇爵”,用金光闪闪的爵斟满醇香美酒奖给最勇敢的武士畅饮,还把“勇爵”赐给栾盈的党羽州绰,封他为最勇敢的勇士。公元前550年,齐庄公自认为一切准备就绪,就让栾盈及其党羽返晋,策动内乱。这年秋天,他率大军先讨伐依附晋的卫国,然后又从卫国出发进攻晋国。攻占晋国朝歌后,齐庄公兵分两路,他亲自指挥一路军队跨越太行山险阻,多次败晋,歼灭大量晋军,并在距离晋都不远的地方收集晋军尸体堆积如山,建表木以铭功,最后心满意足,班师凯旋。

尽管齐庄公政治上颇有抱负,但在生活上却是一个荒淫无耻之徒。他除了与宫中美女寻欢作乐外,还到处拈花惹草,不管对方是谁,只要他看中的,都想法搞到手,由此惹怒了崔杼,引来杀身之祸。原来,崔杼的前妻留下二子:崔成、崔疆,妻子死后,一直未娶。齐国棠邑大夫棠公死时,崔杼在仆人东郭偃陪同下前往吊唁,见棠公遗孀棠姜天姿国色,不觉动了情。回来后,崔杼越想棠姜越爱,便请东郭偃帮忙牵线。崔杼不知棠姜是东郭偃的妹妹。东郭偃见宰相钟情妹妹,自然高兴,他希望妹妹有个好的归宿,也希望自己能飞黄腾达,于是,劝说妹妹答应这门亲事。棠姜也想找个靠山,遂答应了。婚后,夫妻恩爱,尤其是崔杼,更是越爱越深。一年后,棠姜生下一子,取名崔明。为感谢东郭偃,崔杼用棠姜与棠公生下的儿子棠无咎为家臣,并把崔明托付给他照顾。为了讨好棠姜,崔杼许诺道:“等崔明长大成人,我就让他作我的继承人。”棠姜非常庆幸自己找到这么一个好丈夫。谁知如此幸福的家庭却毁在齐庄公手里。

一天.齐庄公又来到崔杼家饮酒,他早就听说棠姜美丽动人,极想看看,但又怕得罪崔杼,毕竟他是自己的恩人,可不看看心又不甘,思来想去,齐庄公还是拿不定主意。哪知几杯酒下肚后,齐庄公就忘了一切。他顾不得崔杼的态度,要求崔杼夫人出来敬酒。崔杼知道齐庄公是个色鬼,不想让夫人出来,但经不起齐庄公的再三请求,加之他自认为是齐庄公的大恩人,自己又是相国,以为齐庄公不敢胡来,于是,便让夫人出来敬酒。齐庄公一见,顿时惊呆了:“想不到天下还有这样的美人,相国真是艳福不浅!”席间,他失魂落魄,目不转睛地盯着棠姜。崔杼一见,十分气愤,但又不好当场发作,借故让夫人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回到宫中,棠姜的模样无时无刻不出现在齐庄公的脑海里。几天里,他茶不思,饭不进,害起了相思病。按理,齐庄公应该冷静下来,尽量忘掉棠姜。但齐庄公却是一个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想来想去,决定不顾一切,冒险一试,无论如何,也要把棠姜弄到手。一天,齐庄公打听到崔杼不在家,以为机会来临,就带领内侍贾举和一些勇士来到崔家。齐庄公把其他人留在客厅,独自直人内室,棠姜听说齐庄公驾到,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慌忙出迎。齐庄公一见日夜思念的美人出现在面前,忍耐不住,客套几句后,便厚颜无耻地拉过棠姜的双手,强求私通。棠姜非刚烈女性,慑于淫威,被迫接受,齐庄公遂了心愿。自此,齐庄公只要有机会即来崔家.纠缠棠姜。棠姜虽不愿意,但怕齐庄公对丈夫不利,不敢告诉崔杼,只好强作欢颜,与之苟且。开始,齐庄公还有所顾忌,不致太放肆,慢慢地,齐庄公大胆起来,不仅常来崔家鬼混,还把崔杼的帽子等物随便赐人。后来,他与棠姜的奸事终被崔杼知道了。崔杼将信将疑,不相信妻子会做出对不起自己的事,便盘问妻子。棠姜眼含泪水哭泣着说:“是有这回事。他强迫我,我又无力抗拒。”并把事情原委告诉了崔杼。崔杼一听,怒火中烧,他质问妻子: “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棠姜解释道:“我自知对不起你,又害怕你为此做出铤而走险之事。所以不敢告诉你。”崔杼坐立不安,又气又急,沉默良久,好言安慰妻子:“好了,此事不怪你,过去的事就别再提了。”内心深处,他对齐庄公已恨之入骨。自己好心帮他,使他即位,他却恩将仇报,给自己戴了顶绿帽子,他恨不得立即前去宰了齐庄公。但转念一想,此事莽撞不得。自己手无缚鸡之力,齐庄公身边勇士众多,自己贸然前去,不仅报不了仇,性命也难保。还需抑制住怒火,从长计议才是。从此,崔杼处处窥探机会,准备杀掉齐庄公。

计杀庄公

崔杼自觉势单力薄,希望自己的好朋友庆封支持他。他找来庆封,把自己要杀齐庄公的想法和盘托出。当然,谈及理由时,崔杼没有说为了报私仇,而是打着庄公暴虐、凶残的幌子,并答应事成之后与庆封平分江山。庆封心知肚明,加之在拥立光即位后没有捞到多少好处,对齐庄公也是满肚子怨气,遂决定一起干。鉴于齐庄公防守严密,崔杼又买通内侍贾举。原来,贾举也痛恨齐庄公:因为一件小事得罪了齐庄公,齐庄公不听解释就命人抽打贾举一百鞭子。被打得半死的他气愤不过,甘愿充当崔杼的耳目。因此,齐庄公的一举一动,都在崔杼的掌握之中。

机会终于等来了。公元前548年五月,莒国国君黎比公朝见齐庄公。齐庄公在都城城北为其举行宴会,崔杼假称有病不能出席,欲以此引齐庄公上钩。齐庄公信以为真,决定第二天前往探视。其实,他关心崔杼的病情是假,纠缠棠姜是真。自从崔杼发现他强与棠姜私通后,防范甚严,致使齐庄公一直没有机会再见到棠姜,心中十分思念,弄得寝食不安。现在崔杼得病,正是见到棠姜的大好机会,岂能错过。他只想好事,却万万没有想到崔杼会起杀心。

贾举得知齐庄公要探视崔杼病情的消息后,急派心腹送信给崔杼,请他早作安排。崔杼一见机会来临,急忙回信一封,把计划告诉贾举并请他务必想法支开齐庄公的卫士。晚上,崔杼对妻子说道:“明天我要除去无道昏君!你如果照我的话做,我们继续做夫妻,并立崔明为继承人。如果不听我的话,我就先杀死你们母子。”棠姜自然愿意。

第二天一早,崔杼叫来崔成、崔疆、东郭偃、棠无咎四人,命棠无咎率甲士100人藏在内室周围,命崔成、崔疆率甲士20人埋伏在客厅,又命东郭偃率甲士数十人埋伏在大门之外。规定以鸣钟为号,迅速解决齐庄公及其卫士,不得放跑一个人。崔杼布置停当,自信齐庄公难逃一死,便放心躺在床上装起病来。临近中午,齐庄公带着贾举和州绰等五人来到相府,见一位医者站在大门口,忙上前询问崔杼的病情,医者谎称:“相国病重,刚吃完药,躺在外屋床上休息。”齐庄公听后非常高兴,也不去外屋,竟入内室,四名卫士也想跟进。贾举拦住了他们,让他们在客厅等候,以免惊动宰相,打扰君王好事。四人不虑有他,就坐在客厅等候,东郭偃命人端来酒菜,让四人大吃大喝。

再说齐庄公一人内室,就见棠姜浓妆艳抹过来迎接,齐庄公正想与她温存,一个丫头跑进来报告:“相国口苦,要喝蜜汤,请夫人过去。”棠姜马上对齐庄公说:“我去去就来,你先等一会儿。”说完,就跟丫头出去了,并随手将门关上。几分钟后,钟声响起,埋伏在内室周围的甲士在棠无咎带领下涌向内室,齐庄公一听声音不对,从窗户向外一看,惊出了一身冷汗,这才知道崔杼不怀好意,要对自己下手。他连忙去拉门,不料门已上锁,自己已成瓮中之鳖。情急之中,他大声呼叫卫士救命,但连最勇猛的州绰也不见踪影。突听“砰”的一声,棠无咎率领甲士破门而人,剑戟寒光闪闪,直逼齐庄公。齐庄公心存侥幸,大声叫道:“寡人是你们的国君,马上放寡人出去!”棠无咎说道:“相国有令,我们做不了主。”齐庄公又叫道:“相国在哪里?让他出来,我愿意向他保证,如果放了我,我决不报复!”棠无咎不予理睬。齐庄公遂施缓兵计:“寡人知道自己罪大恶极,愿意到宗庙里自尽以谢相国,你们以为如何?”棠无咎咬牙切齿说道:“不要再说了!我们只知道奉命巡查,击杀淫者。你既知罪,请立刻自杀,以免自取其辱。”齐庄公不得已,奋力推开几名甲士,夺门而出,爬上墙头准备逃走,棠无咎一箭射中齐庄公的左腿,齐庄公站立不住,摔了下来,甲士们一拥而上,把齐庄公剁成了肉酱。

与此同时,崔成、崔疆、东郭偃率领甲士们也冲向州绰四人。州绰不愧为齐国第一勇士,连杀十几名甲士,并断崔成一臂,但毕竟对方人多势众,在其他三名卫士先后被杀后,州绰自知无力杀出重围,触石而死。

一切恢复平静后,崔杼才从床上起来,见到已成肉酱的齐庄公,他笑了。但他还不敢大意,立即派人去见庆封。庆封知齐庄公已死,当即命令儿子庆舍率兵四处捕杀齐庄公的党羽。几天后,崔杼、庆封等拥立齐庄公年幼的弟弟杵臼为王,是为齐景公。齐景公封崔杼为右相,庆封为左相,崔杼专权由此开始。

匆匆草葬齐庄公后,崔杼吩咐太史伯在齐国史书上这样记载:“齐庄公因得疟疾而死。”太史伯反对道:“按照事实写历史,是太史的本分,哪能颠倒是非、捏造事实呢?”崔杼没想到一个无权无势的史官也敢和自己为难,很生气地问他:“你打算怎么写呢?”太史伯写好递给崔杼,崔杼一看,肺都气炸了:“夏五月乙亥,崔杼弑其君。”他命令太史伯重写。太史伯一口回绝:“你叫我颠倒是非,我宁愿不要脑袋。”一气之下,崔杼命人杀了史官。太史伯大弟仲接掌兄职,仍仿兄写史,又被崔杼杀掉;二弟叔也遭到了同样的厄运;三弟季继续照写,崔杼既佩服四人的胆量,又感到困惑不解,不禁问道:“你们难道都不怕死吗?你的三个哥哥已死,如果你照我的去做,我就不杀你。”太史季劝道:“史官的职责就是秉笔直书,如果歪曲事实,不如死!当年晋国相国赵盾因避晋灵公夷皋追杀而出走,未出国境,其族人赵穿愤而杀死无道昏君晋灵公,太史董狐认为责在赵盾,故在晋国史书上写:‘赵盾弑其君夷皋。’赵盾不以为怪,反而认为史官理应如此。请您想开一点,就是我不写,天下还有写的人。您不许我写,不但掩盖不了您杀国君的事实,还会贻笑后世。因此,我是不会怕死的,请相国明断。”崔杼沉默良久,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我为了保全国家社稷,不得已而为之。你虽秉笔直书,相信人们也会理解我的苦心。你去吧!”

中计自杀

崔杼杀齐庄公,拥立齐景公,因而威震齐国,虽为右相,但因庆封性嗜酒,好打猎,处理国事常常落到崔杼头上。于是,崔杼独秉朝政。按理说,他这样做也是迫不得已。这时,庆封不理朝政,却希望权力全归己手。尽管崔杼还是当他为朋友,但他已把崔杼看成了仇敌,巴不得崔杼早死,以便自己专权。庆封的心思瞒得了崔杼,却被另两个人识破。他们是卢蒲癸、卢蒲嫳两兄弟。

卢氏兄弟很不简单,有胆有识,武艺过人,曾是齐庄公的亲信勇士。齐庄公虽然荒淫无道,但由于厚待武士,不少武士对他感恩戴德。齐庄公被杀后,他们或自杀报恩,或逃奔他国躲避,或伺机报仇。卢氏兄弟即是复仇者中的两位佼佼者。由于卢蒲癸在庆舍率兵捕杀齐庄公党羽时反抗,杀死数名士兵,无法在齐国立足,他准备逃往晋国。行前,他告诉弟弟卢蒲嫳:“就我观察,崔杼和庆封虽然是朋友,但庆封城府深,野心很大,必不甘居崔杼之下,因此,我走后,你一定要想法接近庆封,奉承他,利用机会挑拨崔、庆两人的关系,一旦获得信任,就向他推荐我。那时,我们都成了仇人的‘心腹’,何愁主公大仇不报?”卢蒲嫳照着哥哥的话做,果然被庆封用为家臣。

再说崔杼独揽大权后,就想了却一桩心愿,立崔明为继承人,但见长子崔成损臂,已成残废,又不忍出口。崔成聪明,知道父亲的意思,就主动请求父亲立崔明为继承人,并请父亲让他到崔邑养老。崔杼一见儿子如此为自己着想,大为高兴,就答应了。谁知东郭偃和棠无咎站出来反对:“崔邑是崔家的老根,只能给您的继承人。”崔杼想想也对,就收回了成命。崔杼一世聪明,却一时糊涂,只此一举,即成内讧之源,结果落了个家破人亡的下场。

崔成一见父亲听信谗言,大怒之下,找到大弟崔疆,把经过告诉了他。崔疆本来对父亲偏爱小弟的做法就十分不满,听了哥哥介绍之后,生气地说:“东郭偃和棠无咎狗仗人势,竟然欺负到我们的头上。现在,父亲还活着他们就这样对待我们,将来父亲百年之后,你和我怕的是想当奴隶都当不上!”崔成说:“我们俩也想不出什么好主意,还是去找庆封伯伯商量商量。”两人立即去见庆封。庆封弄清事情经过后,居心叵测地说:“也别怪你们的父亲,他倒是个好人,不过让东郭偃、棠无咎和你们的后妈弄糊涂了,我即使劝他,他也不会听我的。你们作儿子的受点委屈倒没有什么,我倒是替你们的父亲担心。你们怎么不想个办法去掉东郭偃和棠无咎呢?”崔成、崔疆以为事关重大,决定回去商议之后再作打算。

两人走后,卢蒲嫳对庆封说:“先君是崔杼杀的,您却和他一起顶了这个罪名。您名义上是左相,却没有一点权力。您虽然宽宏大量,并不介意,可全国的人尤其我们当家臣的怎么能忍受呢!如今崔家内部闹了意见,分成了两派。我认为,您不如以敌攻敌,让他们自相残杀,最后坐收渔人之利,到时,齐国不就由您说了算吗?”庆封听后大为高兴,说:“我只道你是个勇士,想不到你还足智多谋,是一个谋士。”遂引为知己。

数天后,崔成两兄弟又找庆封商量对策,庆封极力怂恿两人干掉东郭偃和棠无咎。崔成说:“我们也想这样干,但力量不够,请伯伯帮忙想想办法。”卢蒲嫳在一旁插嘴道:“你们没有力量,难道你们的庆伯伯也没有力量吗?只要你们敢干,他能不帮你们吗?”崔成两兄弟赶忙求庆封。庆封这才说道:“好吧,看在你们父亲的面上,我给你们100名甲士。”

公元前546年的一天晚上,崔成两兄弟率领心腹和100名甲士埋伏在崔家大门外,一见东郭偃和棠无咎欲进大门,大家一拥而上,顷刻之间,两人就成剑下之鬼。崔杼闻变大怒,急忙叫人预备马车,哪知除一书童外其他人都无影无踪。崔杼只好命书童驾车来到庆封家。向他哭诉经过。庆封佯为不知,假装同情地说:“竞有这种事?小孩子家居然敢这样取闹,太不像话了!如果您想处治他们,我一定效力。”崔杼信以为真,感激地说:“倘若你能帮我除去这两个不孝之子,我叫崔明认你为干爹。”庆封显出义不容辞的样子,立刻命令卢蒲嫳带领人马赶往崔家。

卢蒲嫳来到崔家,一见大门紧闭,高声喊道:“你们干得怎么样了?庆大人怕你们人手不够,特派我率兵来助你们。”崔成兄弟一听是“恩人”的声音,急忙开门让他们进去。卢蒲嫳一进门就大声嚷道:“我奉崔相国之命,来杀两个忤逆不孝的儿子!”话音未落,崔成两兄弟已身首异处。两人到死也没有弄清楚自己在这场事变中究竟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卢蒲嫳赶尽杀绝,见两人被杀后,又四处寻找崔明,未见后又找棠姜,见棠姜已上吊自杀才放心地带着崔成、崔疆的头回到庆封家。行前,不仅把崔家洗劫一空,还毁坏了所有门窗。

崔杼一见两个儿子的脑袋,又气又心疼。他问卢蒲嫳:“夫人没吓坏吧?”卢蒲嫳谎称:“夫人还在睡觉,我们没有惊动她。”崔杼思念棠姜和崔明,急着要回去,就向庆封借驾车人。卢蒲嫳自告奋勇,愿为崔杼驾车。崔杼向庆封再三称谢而去。

崔杼在家门口下了车,但见大门敞开,鸦雀无声,空空如也,崔杼不由得掉下了眼泪,跑到内室一瞧,夫人悬梁,还挂在上面。崔杼惊得魂不附体,欲问卢蒲嫳,此人已不辞而别。崔杼又想起崔明,遍寻不得见人。崔杼这才明白真相,捶胸顿足,放声大哭,最后在妻子棠姜身边自缢而亡。崔家经此骤变,仅剩崔明一人。那一夜,崔明刚好不在家,得以幸免,后潜入自家,掩埋了父母,出逃而去。崔杼死后,庆封专权,卢氏兄弟在复仇计划初步得逞后进一步向崔杼索仇,也要灭掉庆氏。不久,经弟弟推荐,卢蒲癸回国作了庆封的卫士,仅过一年,即公元前545年,卢氏兄弟就杀掉了庆封的儿子庆舍,庆封只好逃奔吴国。公元前538年,庆封被楚灵王杀死,得到了应有的下场。

纵观崔杼的一生,始为齐国大夫,后帮助废太子光继位为庄公,被封为宰相,功绩实不可没。然而,他的专权、好色与齐庄公如出一辙,最终导致演出了妻子被辱、计杀庄公的一幕活剧。更可悲的是,他弃长扶幼,引来了家室之争;误信“朋友”,引狼入室,又导致家族的覆灭。崔杼与庆封的悲剧实践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名言,给生活在今天的人们敲响了历史的警钟。

本文由澳门新葡8522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为情所累 死于非命的齐国宰相-崔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