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刘泽清

- 编辑:澳门新葡8522网站 -

刘泽清

刘泽清,曹县人。起初因为他是一个将才,朝廷任用他为辽东的宁远、前卫防备,又升为山东都司佥书,然后加官为参将。崇祯三年,大清部队攻打铁厂,想占据这里来切断丰润城的粮道。援守三屯的总兵杨肇基派泽清前来援助,在离铁厂还有十五里的地方遇上大清部队,展开一场激战,从清早打到中午,不分胜负。后来得到增援,一起转战到遵化,然后夹击大清部队,就进入了城中。后来评定战功,被提升两级当了副总兵。五年,因为克扣军粮被人弹劾,朝廷诏令他到战略要地上立功补过。六年,升为总兵。这年冬天试任左都督,在恢复登州的战役中他立了战功。八年,朝廷命令他统率山东的部队保护漕运。九年,京师戒严,他统兵前往保卫京师,庄烈帝让他驻兵新城作为南北的交通枢纽,后来又命令他留守通州,加封他为左都督、太子太师。 十三年五月,山东发生严重的饥荒,各地灾民相聚为盗,曹州、濮州尤其如此。庄烈帝命令泽清联合总兵杨御藩的部队前往剿捕他们。八月,泽清被降职为右都督,镇守山东的海防。他用自己在山东长大,长久在这里镇守不合适为理由,请求辞退这个任命。庄烈帝命令他立即整顿兵力渡过黄河,联合各路军队星夜奔赴山东援剿。 十六年二月,贼寇把开封围困很久了,泽清奉命赴援。因为朱家寨离开封城只有八里,他便领兵五千渡过黄河,沿河边在那里扎下营寨,又开挖沟渠引黄河水环绕在军营四周,想依次扎下八个兵营直抵大堤,然后修建一条两侧垒砌墙壁的通道,向城里运送粮食。墙壁尚未砌好,贼寇过来争夺,双方相持了三天,各有伤亡。泽清就命令自己的队伍拔营离开,一时间官军仓皇奔逃,士兵们为了争船,很多人掉在水里淹死了。 泽清为人性情懦弱,怀私观望。他曾经虚报大功邀取赏赐,又假称自己从马上摔下来受了伤,朝廷奖给他医药费四十两银子。朝廷命令他赴保定剿贼,他不听从命令,每天在临清纵兵抢劫。后来他率兵南下时,所过之处都被他烧光、抢光了。在贼寇气焰极为嚣张的情况下,给事中韩如愈、马嘉植都谋求奉命到南方来,如愈曾经弹劾过泽清,他经过东昌时,泽清就派人在路上杀死了他,也没人敢把这事报告给朝廷知道。 京师失陷以后,泽清去到南京,福王把他任命为几个大兵镇的总帅之一,封他为东平伯,驻军庐州。当时武臣各自占据着自己的防区,财政收入不上交,自己肆意挥霍,把领土、军事等事放在脑后一概不关心。他们和朝廷中间的大臣相互拉帮结派,干预朝政,排斥异己,他们不断地递上各种各样的奏章,把朝廷中的纪纲破坏完了,其中泽清所提出的主张最为狂妄、谬误。福王刚刚登基时,他请求就在今年五月改元,又请求赦免、放还原任辅臣周延儒被抄作军饷的赃款。都御史刘宗周弹劾了武将们骄横不法的罪状,泽清便两次上书弹劾宗周,并且说“:皇上只要肯杀掉刘宗周,我就卸职。”朝廷不得已,只好用语气温和的诏书对他加以劝慰。他又请求禁止巡按官员调查、捉拿犯人和对犯人进行追赃,请求法司严厉地通缉原任总督侯恂和他的儿子侯方域,朝廷都委曲变通地听从了他。 顺治二年四月,扬州告急,朝廷命令泽清等人前往增援,可是他已经暗中策划向大清投降了。大清讨厌他反复无常,就绞死了他。 泽清很懂得一些诗文、经学,喜欢吟诗、歌咏,经常召引宾客一起饮酒唱和,他的幕府中养了两只猿猴,一唤它们的名字就到人前来。有一天,泽清设宴招待一位朋友家的儿子,把酒斟到金制的杯子里,一杯约有三升左右,叫猿猴手捧酒杯跪着递给客人。猿猴的样子很凶险,客人浑身打颤,犹豫着不敢接。泽清笑着说“:先生这就害怕了?”接着传令带来一名囚犯,在堂下打死后就剖出他的脑和心肝,放在酒杯里和酒,让猿猴捧到跟前来,一边喝着,嘴里还嚼着,脸色都不改变。泽清为人残忍的事例大概就是这样。

刘泽清,曹县人。以将材授辽东宁、前卫守备,迁山东都司佥书,加参将。崇祯三年,大清兵攻铁厂,欲据以绝丰润粮道。援守三屯总兵杨肇基遣泽清来援,未至铁厂一十五里,遇大兵,力战,自辰至午不决。得济师,转战至遵化,夹击,遂得入城。叙功,加二级至副总兵。五年以侵克军粮被劾,诏立功冲要地。六年迁总兵。其冬加左都督,恢复登州有功。八年诏统山东兵防漕。九年,京师戒严,统兵入卫,令驻新城为南北控扼,复命留守通州。加左都督、太子太师。

十三年五月,山东大饥,民相聚为寇,曹、濮尤甚。帝命泽清会总兵杨御蕃兵剿捕之。八月降右都督,镇守山东防海。泽清以生长山东,久镇东省非宜,请辞任。帝令整旅渡河,合诸镇星驰援剿。

十六年二月,贼围开封久,泽清赴援。以朱家寨去汴八里,提五千人南渡,倚河为寨,疏水环之,欲以次结八寨达大堤,筑甬道,馈饟城中。壁垒未成,贼来争。相持三日,互有杀伤。泽清即命拔营去,惶扰奔迸,士争舟,多溺死者。

泽清为人性恇怯,怀私观望。尝妄报大捷邀赏赐,又诡称堕马被伤,诏赉药资四十两。命赴保定剿贼,不从,日大掠临清。率兵南下,所至焚劫一空。寇氛日急,给事中韩如愈、马嘉植皆谋奉使南归。如愈常劾泽清,过东昌,泽清遣人杀之于道,无敢上闻者。

京师陷,泽清走南都,福王以为诸镇之一,封东平伯,驻庐州。时武臣各占分地,赋入不以上供,恣其所用,置封疆兵事一切不问。与廷臣互分党援,干预朝政,排挤异已,奏牍纷如,纪纲尽裂,而泽清所言尤狂悖。王初立,即援靖康故事,请以今岁五月改元,又请宥故辅周延儒助饷脏银。都御史刘宗周劾诸将跋扈状,泽清遂两疏劾宗周,且曰:“上若诛宗周,臣即卸职。”朝廷不得已,温诏解之。又请禁巡按不得拿访追脏,请法司严缉故总督侯恂及其子方域,朝廷皆曲意从之。

顺治二年四月,扬州告急,命泽清等往援,而泽清已潜谋输款矣。大清恶其反覆,磔诛之。

泽清颇涉文艺,好吟咏。尝召客饮酒唱和。幕中蓄两猿,以名呼之即至。一日,宴其故人子,酌酒金瓯中,瓯可容三升许,呼猿捧酒跪送客。猿狰狞甚,客战掉,逡巡不敢取。泽清笑曰:“君怖耶?”命取囚扑死阶下,剜其脑及心肝,置瓯中,和酒,付猿捧之前。饮酹,颜色自若。其凶忍多此类。

本文由名人名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刘泽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