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造云子简介 南造云子和多少国民党官员睡过?

- 编辑:澳门新葡8522网站 -

南造云子简介 南造云子和多少国民党官员睡过?

有学者认为南造云子此人为杜撰,并无照片,甚至连日本都不知道。原因如下:其一,既然1934年间因戴季陶与南造云子的暧昧交往,军统局已盯上了她,怎么她又能够在1936年、1937年里,攀重要人物如顺手牵羊,走中枢地带似入无人之境?

图片 1近代人物

其二,1934年里,在向蒋介石的报告中,戴笠已洞若观火,认为这个女人结识戴季陶恐怕别有所图,过了两年,戴笠为何却目光成灰,宁信其无?其三,既然受过土肥原贤二的特别训练,南造云子当然属于日本陆军的情报人员土肥原对自己这得意弟子期望极高。在他眼里看来,自己这弟子,才是日本第一女谍,而不是那个川岛芳子。(《灰蛇日本特工秘密档案》)但在企图接近、拉拢李忍涛将军的一连串活动中,她的身份又被认定为日本海军系统著名的女间谍。她的化名也有两说,除廖雅权外,还有一说是孙舞阳。

逝世日期:1942年4月

其四,南造云子从南京老虎桥中央监狱顺利逃出,又在上海滩上风云际会,与军统斗智比狠,情节仿佛一度热播的美剧《越狱》。最后,她命断百乐门咖啡厅门口,则类似于汪伪特工总部头目丁默村的遭际。而同一时期,南造云子在日军上海特务机关任特一课课长,经常出入英、法租界,抓捕过大批共产党人和抗日志士,还摧毁了国民党军统留下的十几个联络点,诱捕了几十名军统特工人员如此看来,无论其被捕、入狱,还是最后香消玉殒,对其恨之入骨的军统,必然应视之为重要事件。

主要成就:在中国从事间谍活动;有日本第一女间谍之称

但无论是原军统人员的回忆录,如沈醉所著《戴笠其人》,还是台湾方面早公开了的有关资料,如《戴雨农先生全集》,此人都像一个失手而去的氢气球一样消失了。甚至在接手王天木任军统上海站长的陈恭澍的《上海抗日敌后行动》一书里,也没有一个字提到上海滩上这位身手不凡的南造云子

南造云子人物生平

此人在日本没有留下任何可供查阅、或寻觅的文字及图片资料。与几乎所有的日本人都知道川岛芳子的故事相反,没有日本人知道存在过这样一个为他们国家立下汗马功劳的神秘女子。因为国内有资料上提到,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南造云子在上海特务机关做过特一课课长。林小玎专门查阅了二战时期日本全部在华情报机构副课长以上人员的花名册,没有南造云子的名字。在陆军中野学校历届毕业生的花名册上,更不见其人。

南造云子在少年时代就已精通射击、骑马、歌舞等。13岁时,南造云子被送回日本神户间谍学校学习,学习汉语、英语、射击、爆破、化妆、投毒等特工技术。其间,侵华间谍头目土肥原贤二对其相当赏识,并专门对她进行了特别训练。4年后,南造云子毕业,并被派往中国。1929年,南造云子被调往南京,化名“廖雅权”,以失学青年的身份作掩护,打入国民党政府国防部汤山温泉招待所当招待员。南造云子能歌善舞,妖媚迷人,凭色相勾引了一批国民党高级军官,窃取了许多中方的重要军事情报:她窃取了上海吴淞司令部给国防部的扩建炮台的军事设施报告,后来日军进攻上海时,很快利用这一情报将要塞摧毁。

南造云子重大事件

戴季陶

1929年,南造云子被调往上海她化名廖雅权,佯称失学青年,因生活困顿,进了汤山温泉招待所当招待员。汤山位于南京以南30公里处,蒋介石、宋美龄伉俪曾多次光临汤山温泉,南京军政大员们亦趋之若鹜。某次,考试院长戴季陶入住温泉招待所,廖雅权与戴在林荫道上“邂逅”,身材高挑,举止优雅的她给戴留下深刻印象,此后,戴成为招待所的常客。南造云子有意无意间,从戴的嘴里得到她所需要的东西。1934 年6 月夏,南造云子进了考试院院长室,被跟踪的军统特务盯上,他们不敢贸然进去盘查,便回总部向戴笠报告。明知蒋介石与戴季陶曾为国父孙中山的左臂右膀,两人关系非同一般,戴笠还是向蒋汇报了此事。蒋指示,以后凡涉及军事机密的高层会议,暂不通知戴季陶参加,也不予阅看相关文件。

黄浚案

1937年7月28日,蒋介石在南京中山陵孝庐主持最高国防会议,会议属高层机密,由侍从室秘书陈布雷和行政院主任秘书黄浚担任记录。黄浚在会上听了蒋介石的这一军事部署,惊出一身冷汗。会后,立即将这个绝密情报密告南造云子。狡猾的南造云子火速将情报交给日本大使馆武官中村少将,由他直接用密电报告东京。

结果,日本海军陆战队抢先一步,连夜东行。封锁江阴要塞的军事计划就这样破产了。连续几次最高军事会议的泄密,使蒋介石意识到有日本间谍打入了中枢部门。因此,他密令宪兵司令谷正伦秘密调查内部,限期破案。此后,南造云子、须磨、黄浚三人狼狈为奸,大肆活动,其中包括两次谋杀蒋介石的行动。

凋谢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南造云子在上海的日特机关任特务一课课长,经常出入英、法租界逮捕共产党人和抗日志士,还摧毁了国民党军统的一些联络点,诱捕了几十名军统特务,发展他们成为日伪的汉奸走狗。

南造云子成功越狱后的四年中,国民党军统特务曾数次执行过暗杀她的计划,但终因这女人太狡猾了,而告失败。南造云子曾得意洋洋地对她的同伙们说:这些“支那特工”根本不是我们日本特工的对手。

1942年4月的一个晚上,因为屡次成功脱逃而有些疏于防范的南造云子单独驾车外出,她要到霞飞路上的百乐门咖啡厅去会见一位重要的客人。但这一次出行,南造云子可没有那么走运了。她刚出租界,就被军统特务盯上了,因为她经常去百乐门咖啡厅会客和喝咖啡,那里也埋伏了军统特务。

南造云子穿一身中式旗袍,戴一副大号墨镜,看看周围没有什么可疑迹象,便推开车门下了车,将车钥匙交给门童之后,就向咖啡厅的旋转门走去。

“南造云子!”有人轻轻喊了一声。

南造云子下意识地回了一下头,但立刻感觉到上当了,就迅速向旋转门冲去。但已经来不及了,只听得“叭、叭、叭”几声枪响,南造云子应声倒地,子弹全部击中身体的要害部位,33岁的日本王牌女谍顿时魂飞魄散。

南造云子相关质疑

有学者认为南造云子此人为杜撰,并无照片,甚至连日本都不知道。原因如下:

其一,既然1934年间因戴季陶与南造云子的暧昧交往,军统局已盯上了她,怎么她又能够在1936年、1937年里,攀重要人物如顺手牵羊,走中枢地带似入无人之境?

其二,1934年里,在向蒋介石的报告中,戴笠已洞若观火,认为这个女人结识戴季陶恐怕别有所图,过了两年,戴笠为何却目光成灰,宁信其无?

其三,既然受过土肥原贤二的特别训练,南造云子当然属于日本陆军的情报人员——“土肥原对自己这得意弟子期望极高。在他眼里看来,自己这弟子,才是日本第一女谍,而不是那个川岛芳子。”但在企图接近、拉拢李忍涛将军的一连串活动中,她的身份又被认定为“日本海军系统着名的女间谍”。她的化名也有两说,除“廖雅权”外,还有一说是“孙舞阳”。

其四,南造云子从南京老虎桥中央监狱顺利逃出,又在上海滩上风云际会,与军统斗智比狠,情节仿佛一度热播的美剧《越狱》。最后,她命断“百乐门”咖啡厅门口,则类似于汪伪特工总部头目丁默村的遭际。

而同一时期,南造云子“在日军上海特务机关任特一课课长,经常出入英、法租界,抓捕过大批共产党人和抗日志士,还摧毁了国民党军统留下的十几个联络点,诱捕了几十名军统特工人员……”如此看来,无论其被捕、入狱,还是最后香消玉殒,对其“恨之入骨”的军统,必然应视之为重要事件。

但无论是原军统人员的回忆录,如沈醉所着《戴笠其人》,还是台湾方面早公开了的有关资料,如《戴雨农先生全集》,此人都像一个失手而去的氢气球一样消失了。甚至在接手王天木任军统上海站长的陈恭澍的《上海抗日敌后行动》一书里,也没有一个字提到上海滩上这位身手不凡的女子……

此人在日本没有留下任何可供查阅、或寻觅的文字及图片资料。与几乎所有的日本人都知道川岛芳子的故事相反,没有日本人知道存在过这样一个为他们国家立下“汗马功劳”的神秘女子。

因为国内有资料上提到,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南造云子在上海特务机关做过特一课课长。林小玎专门查阅了“二战”时期日本全部在华情报机构副课长以上人员的花名册,没有南造云子的名字。在陆军中野学校历届毕业生的花名册上,更不见其人。

所有看到这个名字的日本人都感到迷惑,认为这是个十分不自然的姓名。日文是一种复合型文字,在引进中国汉字后,再根据意思,导入日本本土的发音,叫“训读”;保持原有汉字的中华发音,则叫“音读”。仅以“云”字为例:训读为“kumo”,正好与蜘蛛的读音同音;而保持音读,“云”字的发音为“wun”,非常接近于日本的“粪”字的音读发音。而且,日本姓氏中虽有“南”这个单字姓,却未见有过在“南”后面接上个“造”字的姓,两字联在一起,很难实现琅琅上口的发音,不符合日本姓氏特有的音韵规律。如此不自然的姓名,看样子是出于生造。

林小玎的看法则是,如果说“南造云子”曾经真实存在的话,她应该是个出生在上海的中国女子,十几岁时,因为某种原因去了日本,后来再回到中国。这姓名肯定是中国人安在她头上的。此人并不知晓“云”训读的意境,他只是自以为是地按日本女性姓名构成法而胡造了一个,或许,这“南造”中的“造”字,便因此而来……

而且,台湾历史学家陈德淳先生,也对“南造云子”一案表示怀疑:“黄浚乃一代名士,仅仅为了一红颜而沦为国贼,实难置信。听传闻道所谓‘南造云子’云云,窃以为此乃轻薄文人哗众取宠之作也。虽无确信可以定论,然而观其种种风闻,其自相矛盾之处显而易见,比如,盛传此人‘没有留下一张照片’,而又云曾被国府判处无期徒刑,只因此人脱逃而苟延其生,如此传奇女谍落网遭擒,难道没有人为她留影以验明其身?阴谋行刺蒋公,泄漏重大军情,仅以无期徒刑结案岂不过轻?疑点之多令人惊异……”

本文由名人名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南造云子简介 南造云子和多少国民党官员睡过?